关灯
护眼
字体:
Re189.时空剪影
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

  第三巫妖塔。

  光芒闪过,荔枝重新站在石砖地面上时,周围又恢复了黑暗。

  “咻——”

  附着黑色火焰的箭矢定格在荔枝面前两三格处,一层不可见的淡蓝色光幕泛起涟漪,而箭矢也在这一刻化为灰烬。

  “小喽啰就别出来丢人现眼了。”

  他瞥了眼四周蜂拥而至的亡灵,转身自顾自地向前走去,在他身后,不计其数的巫妖王尸仆和骨侍像是结茧般被白色粒子包裹,从茧之中接连爆裂开缤纷的死亡花卉,巨大的数字随之升起。

  -200!-120!-200!……

  “好好的设计被改成这样六亲不认的玩意儿,换我我都想杀人。只可惜啊……”

  突然,荔枝脚步一滞。

  【系统提示:您已连接管理者监视视角!】

  透过意识中荡开的一圈波纹,一头炎龙从荒漠上空掠过庞大身影,地面顿时黑压压地暗上一大片。在龙背上依稀可以看到一个像是恼鬼的怪物,背后残破翅膀紧贴,苍白的脸上满是说不清的凝重。

  “……越来越麻烦了。”

  荔枝眉头拧紧,如果那边的炎龙和恼鬼,或者说……那两个没了权限却依然远胜区域级BOSS的管理员也来的话,事情就更大条了。

  说到底还是他不敢果断点直接把这个叫Ender_Rain的家伙杀了,毕竟有那把剑,还有上次毁了他必杀绝技的那记反刺。一切都迫使荔枝不得不借助其他可以使用的外力去试探,而他甚至到现在也无法最终确定这个玩家到底是不是那个人……

  “那个蠢货死前做的事情应该是可以证明的,除非是被拐骗……但这个任务,似乎只有他可以接受……”

  被称为蠢货的自然是当初在城主府被击杀的那个节度使,相通的记忆里最后留存着他抓来小萝莉后数据比对得出的结果,一个他寻找多年的结果……

  ……

  “分析中……”

  “比对成功!基因吻合程度14%,等离子体状态吻合程度97%!”

  余音绕梁,机械的声音无时不刻都在荔枝的耳畔回响。

  “果真是这样,可惜,我早该知道的……”

  荔枝攥紧拳头,继续向第三巫妖塔的更高层走去。

  ……

  房间。

  路西抬头望去,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天花板,四周躺椅书桌什么的陈设林列,朴素无华。

  他又看向自己的手,方块的。在这一切不可思议的环境中似乎唯有这点没变,而这就足够证明现状了。

  “这是……”

  一台电脑,几乎是这个窗帘紧拉的昏暗房间里唯一的光亮。

  Minecraft,版本1.7.2。

  黄色的闪烁标语依稀写着一行英文:Only6yearsuntilfuture!(未来只有六年了)

  3DSharewarev1.34,一个愚人节版本快照。

  循着不算太坏的记忆力指引,路西还是辩认得出这一切发生的大概时间。

  正如巫妖王最后说的那样,这一切都好像在告诉他……四年前,他真的回来了。

  “叮——”

  电脑屏幕上冷不丁跳出个QQ窗口,备注为End_Lost的人发来消息:“开好了。来么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心中挣扎片刻,路西还是坐在了椅子上,方块手在不大的电脑键盘上居然能够精准点到他想的按键,也算是一个奇迹了。

  路西:“嗯。”

  一串服务器IP带着二步验证码一同发送了过来。

  “RainyDays……”

  路西默念出这个服务器的名字,他无数次想记住,但却不断遗忘,好像被什么不知名的诅咒纠缠。印象里这个服务器的名字与那个ID叫End_Lost的玩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但说起具体是什么的时候,他却一点也不记得了。

  【REG_Luxijoinedtheserver.】

  “真怀念……”看着服务器聊天栏里跳出来的小字ID,路西笑了笑。

  ID对于从测试版就已经入正的他们来说,就相当于是现实世界里他们的名字一样重要。一个老玩家若是拿着从测试版年代就注册的ID出现在Minecraft相关的论坛之中,那必然是会引起轩然大波的。

  当然,也总会有这样那样的原因,这些ID逐渐消失在了Minecraft里。或是迫不得已,或是因为一些事情而自愿为之。总之这一切都连同尘封的回忆锁进了Minecraft的发展史,埋在早已无人知晓的犄角旮旯。

  对于路西来说,这个阔别多年未见的ID,承载了太多太多……

  “没人么……”路西不自觉地说出了这句话。

  【服务器公告:NoNoNo,是你太慢了~】

  一句句话,就好像是自带回音喇叭的样子径直冲进路西的意识里,过往重叠、交织……

  ……

  “你的……师——父——呢?”

  “她……她只是想休息会儿。”

  “嗯???”

  路西抬头,正对着他的是一张略显稚嫩的脸庞,双手背在身后浅浅地笑着,星星点点的晶莹划过脸颊。

  ……

  “该死的!!!”

  黑蓝色的粒子如浪潮般吞噬四周出现的一切,不可见的视野中一柄权杖伸出,荔枝身形忙不迭爆退数格,原先所待之处也随之爆裂开一阵凋零云雾。

  “是不是已经知道我来了……不然没理由他会把第三塔做成这样,这不是那两个人可能承受的范围……”

  还没等荔枝念叨完,他的粒子效果率先退去,在面前这只平淡无奇的神渊阶巫妖王阴笑之中,更多的次神阶巫妖王尸仆从各个角落伸出腐烂的指爪……

  “你大爷的啊!!!”

  一巴掌带起巨大的浅紫色虚影,摧枯拉朽般地将眼前刚冒出来的尸仆又给压回了土里。

  巫妖王的行动微微停滞,似乎是在对自己的召唤生物突然暴毙感到费解,神渊阶的存在就算是再低级也会具备自己的意识AI,这是不可限制的。

  机会!

  一张燃烧着黑色火焰的卡牌出现在荔枝两指之间,约是一两秒过后,火焰消散。

  “死——”他用尽全身力气低喝道。

  卡牌翻开,小丑微笑。

  -135000!

  一个藐视所有荒古阶以下血条的数字升起,更何况在之前的殊死搏斗中,巫妖王的血条已经被荔枝磨到了半血以下。

  毫无疑问的秒杀!

  “呵,谁还不是个有底牌的人……”

  荔枝话音未落,余光瞥见巫妖王倒下的模样,瞳孔骤缩。

  在巫妖王身躯化为虚影的瞬间,白光闪烁不定。

  “……来不及了。”

  “轰——”

  ……

  “……”

  雨殇脱手,在落至地面前倏然消失,只剩下那块未知碎片静躺在快捷栏里。

  偌大的巫妖塔中,只剩末雨一人。

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